bback

追逐风的脚步。

承诺这种东西,听听算了,谁信谁傻瓜。朋友,本就是看缘分的啊。

重看重生之沉云夺日,还是不懂为什么有人会黑这篇文。

我爱考哥啊啊✪ω✪

只因人在风中 聚散不由你我

氤氲

我要的,是最真实的你啊。z,你会不会喜欢这样的我呢。

自己的痛没有人能懂,哪怕父母,哪怕再好的朋友,不是你,就是不能理解你,所以成长,就是我一次次的更深的明白了,你只能靠自己。成长也是,一次次的变得冷漠。

【点梗系列】【Your feelings】(花承)

好吃!

Sua万三的深夜食堂:

啊!哪个小朋友跟我点的#花承#监禁PLAY?撸否不会圈人……


虽然这种梗明显通篇S丨M但是我还是用了原著背景……


因为我想顺路卖点私货表达下S丨M是完全可以在很有爱的状况下进行的……


PS:法皇果然是最佳道具没有之一……【喂……




生存院设定是当然的啦~    




============================




【Your feelings】


 


 


 


躺在昏暗的地下室里,承太郎十分后悔没好好利用这块空间,导致它现在过于单调乏味,不但照明不足,连看个时间的挂钟都没。好在当初不知什么思路给地下室全都铺上了地毯,躺着还不算太难受也不至于太阴冷。


 


他听见楼上传来花京院的脚步声与讲电话的声音,从对话中承太郎大概能判断出是自己的同事打来的,花京院正在解释他为何缺勤——他当然没有说实话,只是用了点身体欠佳之类的万用理由。


 


毕竟,他总不能告诉对方空条博士现在正被禁丨闭在自家地下室里。


 


事实上承太郎倒不担心工作进度。手头的实验项目SPW投了80%的资金,只要他乐意,暂时罢工什么的根本不成问题。


 


令他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花京院会跟自己发那么大的脾气。


 


那场争吵甚至都算不上争吵,起因是花京院抱怨他最近经常出海、睡实验室,然后就不回家。 


 


“我希望我们之间除了亲密关系外还有各自的圈子与生活。”当时他是那样回应的,“我不在的时候你也可以叫上点朋友去旅行或者干点别的什么事情。”


 


“我并不愿意跟你之外的任何人出门。”


 


“那你也不能总在家里打游戏。我们都快30岁了,花京院。不管你有多不爱交际是不是也该稍许有一点自己的社交圈?”


 


——时至今日承太郎依然不明白这话到底有什么问题,但后果就是他被花京院直接拖进了地下室里,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半径20米的法皇结界已经布满了整个空间。


 


“花京院你干什么?!”他对着独自走向楼梯的红发男人低吼道。


 


“你给我老实呆着反省一下。”花京院回过头报以同样声音低沉的斥责。


 


“你有病吧!你今天……”


 


“承!太!郎!你特么敢再动一下试试!”


 


受到激烈言辞与绿宝石水花的双重威慑,承太郎停止了往前挪动的脚步,用不可理喻的眼神望向对方。


 


“好好呆着。”花京院又重复了一遍,语气比方才平静了许多却依然充斥着一种不可反驳的坚决,“你要是非要挣脱,就像当年DIO那样干好了,你做得到的。”


 


承太郎龇牙握紧了拳头,他当然不可能去切断结界,不可能去伤害花京院。所以他能做的唯有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再慢慢等待花京院也冷静下来。


 


然而这一等似乎就等了好几天,至少他感觉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期间花京院不定时会下来给他带一点食物(有时是他自己做的,有时是外卖),送一条毯子,或是放开一条道好让他去角落里车库边上的洗手间。


 


除此之外他丝毫捕捉不到“刑满释放”的意思。


 


所以当花京院再次下楼给了他两听啤酒的时候,承太郎轻拍了下他的肩膀说:“Nori,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在生什么气。”


 


“你还不明白?”花京院回过头,紫色的眼眸里里闪着跟法皇的肢体类似的幽光,“那我可要惩罚你一下了。”


 


承太郎刚想让他适可而止,法皇的触丨手已经抢先绕了上来,仅用了半秒就强迫他跪到地上,双手束丨缚到背后。紧接着另一些更强韧的触丨肢卷进了他的衣服里,将他全身上下的布料全数撕碎。


 


被一根触丨手卷上下体,承太郎对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心知肚明。说实在,他并不反感,法皇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隐秘用途,之前也有玩过一些play。然而花京院的状态实在太诡异了,他站在他面前一米远的位置,一言不发地俯视着他。


 


承太郎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原本盘踞在他颈侧的绿色触肢立马钻入了他口中缠上了他的舌头,紧接着如同口丨枷般从嘴角两侧绕到脑后打了个结。与此同时,一条更为细巧柔软的触丨肢从他身后的穴丨口处幽然侵丨入。它钻到了另一个人的性丨器甚至普通道丨具都根本无法企及的深度,再从最里端逐渐膨胀开来。


 


“哦?很难受吗?”花京院双手抱胸,语气冷峻。


 


被异物塞满口腔,承太郎的声音全都被堵在了喉咙深处,他紧皱的眉头、因剧烈呼吸而起伏的胸廓,还有下意识地挣扎时肌肉上暴起的血管都令花京院十分满意。


 


“JOJO,事到如今你依然不想动手跟我干一架吗?”他知道承太郎若想还手分分钟的事。然而当他对上那双湖绿色的眼睛,从他的眼神里花京院终究体察不到战意或怒气。


 


“真是够了……”花京院抢走了对方的口头禅,“那么做个别的选择吧!Pain or Pleasure?”


 


承太郎确信他其实并没有选择的余地。果不其然,法皇触丨肢的细小末端即时缠上了他两侧乳丨尖,向内揉丨蹭卷紧的力度足以带来相当程度的疼痛。他忍住了想要扭动的冲动,却无法阻止自己不住颤丨抖的肌肉。


 


花京院的眼神沿着他胸口一路向下扫去,最终停留在他昂丨扬的性丨器上,从小孔处渗出的透明液丨体让粉色的顶端显得格外色丨情。


 


“非常好。”花京院赞许地微扬嘴角,操纵法皇将承太郎的双手移到身体前方再次捆丨缚在一起,然后猛地向前拖拽迫使他弯下腰,整个上半身都以手腕为施力点被悬吊在空中。他下意识捏紧的拳头让他的指掌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


 


“嗯……”发出了些许满意的鼻音,花京院继续让法皇绕到了承太郎的膝盖上。一来减轻他跪姿下的关节负担,他并不想对他造成没必要的额外伤害;二来他可以顺路调整他的姿势,让他的双腿分得更开一些。他原本就精瘦修长的肢体伸展打开后透漏着随时可被享用的意味,所以显得格外撩丨人。


 


“承太郎……你怎么可以那么好看?!”花京院将玩味的目光撒在对方雕塑般精美的肉丨体上,然而承太郎却像在回避着些什么似的,刻意低下头散漫地看着地面,态度漫不经心到让花京院瞬间愠怒了起来。


 


——【到这份上你还在纵容我吗?那好吧,我成全你!并且我会让你为自以为是的大度付出代价……】


 


躲在结界割碎灯光投下的交错阴影中,花京院露出了诡秘的笑容。他孩子气地打了个响指,那根深埋在承太郎体丨内的触丨肢便开始扭转、蠕动,时不时向某片区丨域揉丨碾施压。他看见承太郎双腿内侧的肌肉在不住颤丨抖,晶亮的液滴从他性丨器顶端滴落,与沿着颊骨滑落的唾丨液一样在地摊上晕开。


 


如此赏心悦目的画面让花京院自己的裤丨裆内也愈发感到紧丨绷。思索了片刻,他向前一步凑近承太郎,手指顺着他额前的发际线插进他乌黑的发丛里,拽紧后向后拉去强迫他稍许仰头,最后撤掉了堵在他口中的法皇肢体。


 


承太郎如同方才获救的溺水者般大口大口急剧呼吸,他猜得到对方接下来要做什么。因此当花京院解开裤丨子拉链掏出他也已充丨血硬丨起的器丨官后,他顺从地含住了前丨端,舌尖轻柔地扫过底面的沟壑。


 


花京院强行按捺住差点要冲出咽丨喉的喘丨息。他有时候真的烦透了这种畸形的现状——承太郎经常跟他在莫名其妙的点上吵起来(比如在超市就是不想买卷纸),却会在莫名其妙的时间地点场合表现出莫名其妙的温柔。而缘由其实也很简单,他本质上是一头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可以驯服的野兽,出于命运的机缘巧合买了他花京院典明的帐,但不免还保留了一些唯我独尊的习气。


 


过分的是他还相当喜欢打压承太郎的乖戾脾性,甚至逼迫他做那些羞丨辱丨性的事情。花京院确信当他将他束丨缚着压在身下的时候对方绝对心有不甘,至少在最初的时候心有不甘。然而终究是来自过去的惊忧、对伤痕的亏欠感、以及根植其中的,深沉的爱让他选择了臣服。


 


久而久之,花京院爱上了承太郎被他所掌丨控时的温驯表情。他是如此热衷于一次又一次给予他痛楚、给予他愉悦,耗尽他的体丨力、撕开他的骄傲,让他陷于失丨控与污丨秽……末了当他将他抱在胸口揉着他的头顶时,他会真切感受到那只被卸下了铠甲与利爪尖牙脆弱无防的野兽对自己的依恋。


 


仔细想来还真是都病得可以。


 


“唔……”不经意间被对方含丨入到根丨部,花京院终于释放出了难耐的呻丨吟。他知道承太郎此时不怎么方便控制动作与平衡,所以他也就欣丨快地配合对方的吞丨吐。性丨器顶丨端被他喉头处的肌肉所挤压的感觉是如此醉人,要不是深丨喉会压迫气管让人无法呼吸,花京院真想一直顶在对方口腔深处。


 


第一波高丨潮来临得急促而突兀,他抵着承太郎的舌面射出了那些白丨浊液丨体,然后花京院满意地看着未被及时吞丨下的那一部分沿着他漂亮的嘴唇滑落下坠。


 


“感谢服务,现在让我来奖励你一下吧。”


 


这么说着,花京院操纵法皇狠狠碾丨压过承太郎内丨壁的敏丨感区。他看见他皱眉发出类似于低吼的声音,继而花京院从他的替身那儿感受到了极大的向后拖拽的力度。他当然清楚过快积累的快丨感会同时带来几近痛苦的感受,让人迷丨乱之余也想迅速逃离。但他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地放过他?


 


性丨器底端被法皇触丨肢缠丨紧的瞬间承太郎就知道这事没完没了了,不出所料,下一秒又一根细巧的绿色触肢绕上了顶丨端,接着从小丨孔处径直钻入,完全封丨锁住出丨口。


 


刺痛感让承太郎咬紧了牙齿,然而身后的入丨侵才是真正的梦魇,那根触丨手不但膨胀到直逼他耐受极限的宽度,还疯狂地在某片区丨域摩丨擦、搅动,快丨感如决堤的洪水般沿着脊柱奔流,涌入他负荷过高已无法思考的大脑。


 


无法射丨精的话前丨列丨腺丨高丨潮是可以不断重复的,且没有不丨应丨期来给予他喘口气缓一缓的机会。承太郎发现除了肌丨肉不受控的震颤外,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尾丨骨以下的肢丨体。迷蒙之间,他听见花京院弯下腰把嘴唇贴在他耳廓上说道:


 


——“JOJO,今天你不哭出来的话我是不会停手的。”


 


休想,承太郎做出了这个词语的口型却并未发出声音。尽管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抗争心会没来由地被激起。此时对方的虎口卡上了他的下丨颌,于是他抬眼对上那双依旧冷峻的紫色眼眸。


 


“啧,我就喜欢你这种眼神。”花京院凝视着承太郎湿润的眼眶说道,他知道他还在倔强地控制自己的感官与情绪。


 


在那些温热透明的泪滴坠落之前,花京院失策地感到自己的后脑勺被狠狠扣住向前压下,在错愕之际承太郎已经擒丨住了他的双唇亲丨吻。


 


嗯……果然面对这家伙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他发誓下一次一定不能把白金之星给忘了。他并不讨厌这样的吻,但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花京院花了很大力气才从舌丨吻中挣脱。他撤走了一前一后深埋在承太郎体丨内的法皇触丨肢,并将他的手腕拉向地面让他能够用手肘支撑自己。


 


差不多也该收场了,花京院走到了承太郎背后,握住自己再次勃丨起的性丨器抵丨住了他的入丨口。


 


“久等了吧?”他边问边挺丨身向前推进,很快完整埋入了柔软而又灼丨热的内丨部,动作顺畅无阻,却依然能清晰感受到对方的肌肉向内收紧的压力。


 


没有人能抵御这种美妙的贴合感。


 


花京院抓上承太郎臀丨部的肌肉开始抽丨送,低沉的喘丨息灌入了他的耳朵,从音色中可以判断出身下的人比之前放松了许多,进入了安然享受的状态。到这份上花京院也不打算再为难他,他就保持着这样不紧不慢的节律,并俯身握上承太郎的下丨体轻轻抚丨弄,直到掌心被粘稠的精丨液沾满。


 


“JOJO……我只是想要你明白……”也在对方体丨内释放后花京院喘着气说道,“我讨厌你不在我身边,我讨厌一个人呆在家里,也讨厌和别人出门活动。我只喜欢跟你在一起,我就是有这样的病!你懂了吗?”


 


承太郎没有回答,花京院其实也料到了他大概暂时没有言语的余力,然而当他准备抽身离去时,一种奇妙的触感忽然蔓延了开来。


 


错愕地向前望去,花京院看见承太郎缓缓抬起手腕,浅吻了还缠绕在上面的法皇的触丨手——他知道他能感觉到他无声的许诺。


 


翌日,承太郎终于出现在了实验室里。没有人有胆量追究他究竟为什么缺席多日,但当他跟后勤那儿提出要多放一套装备和日常用品在船上,他要带一个人一起出海,而那个人并不是业内人士时,还是引起了一阵惊呼。


 


然而空条博士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解释”那回事儿,他只是在备注栏里写了句“所有清洁用具请给我樱桃味的”便兀自去整理资料了,任由八卦和流言在身后飘荡。


 


什么?我手腕上的勒丨痕怎么了?让它去吧……


 


 


 


End



连看了两篇七年之痒类型的御泽,果然还是不太喜欢这种为细腻情感而纠结的两只啊